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parasite/mulu2019/plugins/default.php on line 89
-中国税务总局✅✅✅


/有你同行,真好

文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 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 “哇!”
“哇噻!”
“�的天呐!”
“今年这棵树都不一定开花呀。三年了,今年再不开就砍了吧!”
……
“小树,你好自为之吧。你是死是活,我实在做不了主啊!阿弥陀佛!保佑这棵小树别死掉啊——求求你!不要它死。我从七岁时,姥爷种下这棵树,树紧贴着一片空地,我在空地上玩累了,倚在小树上休息,我们曾经朝夕相处……”我看着小树……
一棵小树,结出了果实。哎,这不是家的小树吗?哈哈哈哈哈哈——小树不用死了。哈哈哈——
“汪汪汪”我回头看了看毛毛,又看了看小树,刚刚不是结果了吗?噢,那是一场梦。我失望的回家了,从此我经常来看它。
“哇哇!我的天呐。”“这棵小树竟然开了花!”花瓣那么艳,那么多,那么嫩。就像刚落地的娃娃,从头到脚都是新的。其它的花蕊竞相开放,合力展现自身的清香,在它十余里间就能闻到。在一夜之间,一棵小树摆脱了死亡的命运;一夜之间,一棵小树开出了无数稚嫩的花朵;一夜之间,一棵小树真正成为一棵名副其实的大树。
花儿,总有落的时候;太阳总有下山时候;人总有失败的时候。可花儿,总有在长的时候;太阳总有升起时候;人总有成功的时候,关键在于……
树都能努力,人呢? 

    所有的记忆都化成了泡沫,而你,化成了我心中的一缕墨香,有时,我会不由的感叹:有你同行,真好!
我与她,十一年的好朋友,出生到现在,我与她,度过了十一个苦春秋,可是,我与她,终究还是分离了,那种分离,不是单纯的相隔两地,而是永恒的阴阳相隔了。
回想起以前,她拉着我的手,在阳光里肆意的奔跑,在雨中尽情的狂吼,在草坪上相偎着美美的睡上一觉,脸上都是甜甜的笑意,那般的静谧。可是,曲终人尽散,人是不可能长久的,情还在,可世道却早已物是人非了,我在阳间,她却在那个黑暗的地底下躺着。
那一年,我们十一岁,十一岁的冬天,冬天的最后一天,第二天就是春天的第一天了,可是,她不知是何原因,掉在了那冰冷的水里,岸上的大多是小孩子,想救,却救不了。我能想象得到:她的脸,那张挂满了笑容的脸,那张以前给了我太多自信的脸,那张清秀的脸,就这样被冰冷的河水吞噬了,吞噬的什么也不剩,那双曾经牵着我到处乱跑的小手,那双曾经给我太多温暖的小手,就这样,在哪个冬天湮没了,湮没得什么也没留给我。是的,在几个小时后,她终究被救了上来,可那张脸,却毫无血色,那双手,也无力的垂着。我在几个小时后赶到了,看到的却是那样的一个结局,我不愿意看到,还是发生了。她在被救上来后,没有哭,而在我赶到后,她就肆意的哭了,哭得很大声,我知道,她对我彻底的绝望了,她在怪我没有及时的出现,没有给她一种生的希望。
几天后,就在春天来临的几天后,一口黑血,吐尽了她的花样年华,她的生命在那一刻,化为了泡沫,化为了一缕墨香。
她在临死时给我呢喃了一句话,对于其他人,声音很轻,而在我看来,那声音清晰无比,也许是心的沟通罢了。她的父母心如刀绞,而我,镇定异常,眼中尽是呆滞,大人们说我忘友,我一点都没反驳,我没有怎么样,因为我知道,她对我说的那一句“我希望我们会是永远的好朋友,下辈子,我会一直是你忠实的伙伴。”
如果疼到不会哭的,那就应该是撕心裂肺的痛吧,的确啊,痛的已经不行了。我被大人们拉走了,我在走的时候,目光还是一直驻足在那块白惨惨的布帛上,因为那块布帛下,就是那已经冰冷了的她。
�只想对她说:有你同行,真好!





(责任编辑:)

猜你喜欢:

2020/01/19

热点聚焦

相关新闻

专题推荐

热门新闻